游河西走廊

从兰州离开之后,终于踏上了心系已久的河西走廊之旅。自从看了同名纪录片,才真正领略到大西北的厚重,也开始了解,早在汉武帝的统治下,狭长的河西通道就已经被慢慢打开,并一步步开启了中国的历史新篇。 其实所谓河西走廊指的是一条从中原通往关外的通道,由甘肃的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几座城市相连,从地图上看,形如走廊,又在黄河以西,故此得名。为了更集中精力游览,便决定不在酒泉停留,而是游完敦煌之后,回返嘉峪关机场直接离开。 盗图,侵删 武威 武威,即武功军威,古称凉州。本来以为会是个喧闹的小镇模样,到了之后却发现大有不同。不仅是因为道路规划得宽敞通畅,满带科技感的市博物馆更让人耳目一新。雷台汉墓的铜奔马实际上就是在这里出土,(估计)却因为当年本地的条件不够而把大量的文物搬迁到兰州的甘肃省博了,(猜想)这座优秀市博的建立就是不想再重蹈覆辙,毕竟珍贵文物会很大程度影响旅游经济的发展(好像还为了留住西夏塔碑特意建了个西夏博物馆)。 被掳走的马踏飞燕 写的真好 投影解说,满满的科技感 西夏神碑 美丽的自然风光都分布在市区的周边,比如附近的天梯山石窟,据说这里是最早开凿佛窟的地方。虽然因为整修所以只能看到唯一一座大佛的石像,但因为挨着水库,又到了油菜花开的季节,所以一路的景色沁人心脾,让人意犹未尽。 另外还去了鸠摩罗什寺,位置在市内,走过去也很方便。这位龟兹国的高僧为梵文佛经的翻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玄奘齐名。而最过传奇的莫过于他被迫取妻生子的经历,饶是如此,也并没有让他迷恋俗世生活,而是一心向佛,宠辱不惊。据传他的长相还十分英俊,可以参考河西走廊纪录片里面饰演他的那位演员。 观世音菩萨与观自在菩萨 张掖 张国臂掖,以通西域。张掖古称甘州。这个城市要更热闹一些,可能是因为人也更多吧。印象深刻的是散步时看到一个很大的公园,进去之后发现居然是苏州园林的风格,再一看介绍果然是古时候请江浙园林设计的名家来建造的。名字叫做一园,奇怪的是在网上却没有搜到这个地标。 张掖市区附近的景点更多,像丹霞、马蹄寺、平山湖大峡谷、扁都口和山丹军马场等等。因为时间关系并没有去看最有名的丹霞,而是去了人稍微少一些的马蹄寺。这座寺院以石窟闻名,山上的洞窟由岩壁的甬道相连,攀爬的过程略难,有的地方甚至要手脚并用。每一个洞窟里面的佛像和饰物都极为古朴,但游览的过程中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因为洞内标记了禁止拍照但很少有人理会,还能看到石壁上到处都是游客刻下的到此一游。这很令人惋惜,因为整座山里的三十三洞天,石窟和甬道,都是千百年前的虔诚信徒们徒手开凿的。 三十三洞天 在这里的几天都很顺利,没想到最后一晚却遭遇了人生首次外宿的意外事故:洗浴时整片干湿分离的玻璃碎裂、断落到地上。划伤不算严重,酒店也做了道歉和赔偿。虽然经过了妥善处理,内心却久久不能平复,回想起来也有些后怕,人生无常,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敦煌 敦煌意为盛大,古代称作沙州。这里是沙漠地区,所以紫外线强烈,天气尤其炎热。敦煌的景点大致分为东西两线: 东线 莫高窟 鸣沙山、月牙泉 西线 敦煌古城 西千佛洞 阳关 玉门关 雅丹地貌 为了方便,便选择就近住在鸣沙山景区周边的民宿。景区进去便是一片沙漠,开始可以选择骑骆驼绕行一圈,虽然有些颠簸,但整趟下来还是很有意思的,之后观赏月牙泉湖,再攀爬沙山到顶。天色渐晚,狂风便卷起黄沙恐吓游人,声响虽大,却不乏有勇士们尖叫着拍照、滑沙,享受原始的混沌风光。夜晚确实是好时候,因为一到白天,烈日之下,便无人再愿与沙漠同伴了。 高昂的头颅 鸣沙山与月牙泉 享受完鸣沙山的悠闲,自然要去看最著名的莫高窟。作为重点保护的古迹,门票要三个月之前就开始订,观看的过程不允许逗留和拍照,能看到的也只是几十个洞窟之中随机的八个。饶是如此,匆匆几个小时也足以让人流连忘返。在向导小哥的讲解下,一尊尊佛像雕刻,经历几个朝代的侵蚀、修补与上色,配合不同的顶部结构和栩栩如生的壁画,又重新鲜活了起来,仿佛古时的画人工匠仍然在不停地忙碌,延续佛教历史的不朽传说。 西线的几个景点一般需要包车,用一天时间就可以看完。同行的几个小伙伴都是很有意思的人,其中有一对情侣来自成都,一路上大家相谈甚欢,还约好了之后去成都再聚。这种奇妙的偶遇让我意识到,除了很大的世界要看,还有更多的陌生人值得认识和结交。在回去的路上,司机大叔把我们拉到一处停下,大家抱怨着下车,瞬间被漫天繁星震撼,西北的夜晚无比静谧,让灿烂的星空得以尽情挥洒。我不说话,却难以克制心中的激动,眼前的景象很难用语言描绘,但足以让人忘记一切烦恼。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古人诚不欺我。 西出阳关无故人 雅丹魔鬼城的小猫咪 雅丹体,千年风沙堆积成的神奇地貌 遥远的前方就是传说中的罗布泊 从敦煌到嘉峪关后,这段旅程也告一段落了。那时大约在七月中旬,这篇游记却到八月底才写,因为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来记录才最合适。太多的景色去回味,太密集的感受要消化,这并不是个好借口,但它让我深深感到,行万里路并非一句空话,如同看书,不管内容记住多少,阅读的过程都会成为心灵的积淀。这一点一滴的慰藉,让我们得以回过头来,平静地继续生活。

August 24, 2021 · 1 min

游兰州

离开北京,兰州是我的第一站。作为西北之行的起点,它是最合适的选择。一直以来,我都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好感,那里是每个牛肉面爱好者都心驰神往的朝圣地。 在出发之前,我并不了解兰州,知道的也不过拉面、牛羊肉和黄沙漫天几个关键词而已(刻板印象)。其实,同样情况的又何止这一处呢,中国地广城多,去了也难免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地方都只是道听途说。也许,认识一个城市和交朋友差不多,知己难得,不仅需要时间和耐心,更少不了冥冥中的一抹缘分。 之所以说缘分,是因为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无论地理、文化还是饮食,而这些是否符合个人的兴趣口味,就不好说了。有时可能令人失望,但一旦出现交集,便会发生神奇的碰撞反应。比如我从小爱吃拉面(牛肉面),所以对兰州饭馆极有亲切感,心里也埋下了有朝一日要去当地品尝正宗口味的种子。顺着这第一动力,来到这里,除了美食之外,也被当地淳朴的风土人情所感染,因此对兰州甚至整个大西北有了更多的留恋。 来到兰州的第一张 在兰州呆了一周左右,前几天如同饿虎扑食般奔赴各个有名的牛肉面馆,后面渐渐恢复了理智,才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了其他方面。兰州牛肉面自然不用再介绍什么,值得一提的是当地的招牌是不会出现 拉面 字样的,所以也就有了其他地方的拉面馆都是青海人开的一说。来了之后,才发现一碗面之中也隐藏着很多地道的细节,比如牛肉面在当地多作为早餐,而过了中午之后基本就歇业了(也是因为汤随着煮面会越来越浑浊,所以一大早去吃最好汤最清),再比如对于面条不仅可以选择粗细,还可以告知自己要的量多量少,还有就是牛肉面的辣子很香但是并不辣,但如果招牌写了 辣子牛肉面 的话辣度会飙升。兰州的牛肉面馆众多,自然也会有排行榜,比如此行令我印象深刻的白建强、白老七(前几名似乎随着时间会不断更替,比如前些年的马子禄到现在感觉已经渐渐式微了),但整体来说平均水平是很高的,基本不用担心踩坑。最后要提下价格,一碗面均价七块,倒是一份牛肉的价格要比面还高,不过肉蛋双飞加小菜总共也不超过二十块,物美价廉。 美! 凉面也不错 看到店铺转让我不禁笑了出来 相比于文字,纪录片可以更生动地展现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比如这部金城兰州。汉武帝时期,霍去病大破匈奴,一路向西,而高强度的军事作战需要强有力的后勤补给,兰州地处河谷平原,又作为黄河渡口和东西的咽喉要塞,自然被重点开拓,古称金城,取的是固若金汤的寓意。黄河穿城而过,岸边是长长的健身步道,横跨黄河之上有很多架大桥,其中最有名也最古老的是中山铁桥。在此之前,唯一的渡河方式是将多艘木船连合搭建的浮桥,虽然历史悠久,但维护成本很高,不但要春建冬拆,还有被汛期洪水冲断的风险。到了1906年,通过德商引进国外技术,并且从德国海运了所有的建桥用料,第一座黄河铁桥终于建成,并且留存至今。虽然现在只允许步行游览,但不得不说,经历了一个多世纪,这座中山桥依旧岿然不动,走在上面很有安全感。如果想体验湍急的黄河水,不妨到岸边的码头乘坐羊皮筏子,纵使在炎热的七月,河水依然冰凉透骨,而且竹筏随着急流旋来转去,真的很容易头晕。最惬意的享受也在黄河边,那就是一边躺坐在岸边的靠椅乘凉,一边品尝三泡台(七宝茶)的清甜,再配上一首黄河谣,思绪伴着浑厚的唱腔变得沉重,却又在不知不觉间飘回了千百年前。 夜晚的中山桥 羊皮筏子 黄河岸边好乘凉 甜丝丝的三泡台 兰州还是很宜居的,清凉的河风吹得空气干爽而舒适,一到傍晚便可见到熙熙攘攘的人们在岸旁的公园广场上跳舞和散步。西北的淳朴民风,让作为外地游客的我感觉不到任何拘束,过马路时,司机们常常都会主动让人。正宁路小吃街,南关夜市,加上热闹的烧烤摊和酒馆,给无聊的夜生活点缀了无数欢乐。 真的很美 最后一晚在河边漫步时,无意听到旁边的人闲聊,其中一个大叔说起现在的年轻人太贪图享受,即使有工作机会,也没人愿意留在西部,觉得条件艰苦,没有发展。平心而论,相比兰州作为甘肃的省会,却找不出几个互联网职位,我也会觉得去发达的一二线城市才是更好的选择。现实如此,年轻人宁肯在大都市闯荡,头破血流也不愿意回到家乡。这是个时代的难题,人口不断地向中心城市流动,新一代的信仰也在发生迁移。如今资本的巨力大行其道,教唆每个人房子、股票和大厂的工作才是人生的唯一出口,比起上一代的白手起家,我们站得更高,却很难再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不知是惭愧还是迷茫,望着滚滚河水,我陷入了沉思。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也许它比我更加困惑,也许它至少清楚,只要保持前行,终有一天会和答案相遇。

July 2, 2021 · 1 min

胡同的夏天

在大大小小的胡同间溜达是我在北京生活最享受的事情之一。在六月的夏季,经常能碰上蓝天白云的晴天,阳光没那么毒辣,微风时不时地出现,靠在墙边的树荫下,鸟语5和蝉声能把人勾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还是老北京口味儿的。 对我来说,地安门总是整个行程的起点。之后进护国寺街,买份杏仁豆腐边吃边往里走,到定阜街再多走几步就能看见辅仁大学的校门,不过现在已经挂上了北师大的牌子。继续向前走是恭王府,想绕过的话可以穿过柳荫街去后海(如果感兴趣,南海、中海、北海、前海、后海还有西海,一溜烟儿全是水路)。之后沿着湖面随便走走然后一路向东,穿过烟袋斜街就是鼓楼了。走的时候记得叼根冰棍儿,边嗦边溜达才过瘾,不用担心,一路上公厕比小商店多。 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除了闲逛,我开始尝试记录下沿途的风景: 定阜街,到这里就可以开始买冰棍儿了 每次都看,没一次记住的 已经是旧址了,牌子上写的北京师范大学 云的排列挺奇特的,应该有点儿讲究 小红门,拍成这样已经很努力了 阳光衬着树绿太美,驻足良久 后海,云卷云又舒 前面就是酒吧街了 接着说,到了鼓楼街。如果饿了,拐进方砖厂胡同,69号炸酱面在等待。等待的意思是,想吃你得耐心地排网红队。没有耐心也不要紧,对面是个小菜市场,里面有家小付煎饼,糁子面糊(不同于天津煎饼用的是绿豆面)加现磨豆浆,七块钱的煎饼可以带来很高的幸福感。 再往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左转向北,经过北锣鼓巷往外环走;又或者趁着天色渐晚去景山公园转转,既可以远眺北京城,也不至于累得走不动。 北京一直都在变大,但是真正让我感到留恋的就那么几条街,即使这样,也总是看不够其中的风景。千百年来的人和事,积淀在这片土地上,好像有种魔力,就算记不清历史的来龙去脉,也觉得自己回到了民国、晚清和大明朝。 夏天的胡同,胡同的夏天,时空是两条长河,相互交错着延伸,汇聚在此,化作美丽的漩涡。心理感受说来奇妙,我亦不信邪,然而每一刻的风情,与任一个往日相比,都有细微差别。虽然不知会飘向何处,但它存在过,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June 19, 2021 · 1 min